服務熱線:400-8098-313
海外藥企加速引進國產創新藥

閱讀量:0

Licenseout的名單越來越長。

據不完全統計,2023全年共有61款國產創新藥,以license-out形式出海,而3年前,這一數字才不過39款。

2024年,license-out更是加速。短短幾天,安銳生物、藥明巨諾、宜聯生物、瑞博生物等4家藥企,均宣布與海外藥企牽手,完成對外授權工作。

透過這些數字不難看出,盡管近兩年資本市場環境不佳,但創新藥行業并未停下前進的腳步。

某種程度上,License-out轉讓方的豐富程度,論證了這一點。

過去一年,License-out轉讓方中既有科倫、石藥這樣的傳統大藥企,也有映恩生物、宜聯生物、禮新醫藥、百力司康等年輕的biotech。

而受讓方的豪華陣容,說明國產創新藥更是愈發獲得國際市場的認可。受讓方則包括默沙東、阿斯利康、輝瑞、武田、BioNtech等新老巨頭。

其中,BioNtech、阿斯利康更是開啟掃貨模式。前者一年內出手7次,后者也接連下注5次。

從產業角度來說,當這些優質資產獲得更多青睞,意味著市場的分化時刻正在加速到來。留在牌桌上的MNC和一眾國內藥企,也不得不早做打算。


繼續爆發


在行業深刻變革與政策不斷演化的大背景下,中國整個醫藥產業早已被推到一個波瀾壯闊的大航海時代入口——創新藥出海。

從對外授權數量來看,2020年堪稱國內創新藥license-out爆發元年。2017年—2019年,國產創新藥以license-out形式出海的數量均不超過10款,但在2020年,這一數量猛增至39款。

隨后,爆發繼續。

2021年完成43筆license-out交易,2022年完成51筆,同比增長8筆。到了2023年,進一步增長至61筆,同比增長10筆。

這其中,ADC功不可沒。去年,ADC是交易最多的領域,共13筆交易,占比超1/5。

大浪潮下,甚至有多家企業,實現了多款產品出海的盛況。

最為典型的就是恒瑞醫藥。去年,恒瑞醫藥共5款藥物的海外權益授出,包括卡瑞利珠單抗、馬來酸吡咯替尼片等多個產品。

Biotech也不甘落后。邁威生物、映恩生物分別有5款、3款藥物實現了license-out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這場大出海浪潮中,不少非常早期的資產也成了狩獵對象。例如,安銳生物最新與阿斯利康達成合作的EGFR L858R變構抑制劑,甚至還處于極為早期的臨床前階段。但這依然為其帶來了4000萬美元首付款的交易。

而如果從受讓方來看,不難發現,不少海外大藥企已經將國內市場當做了“淘金場”。包括默沙東、阿斯利康、GSK、輝瑞、武田、BioNtech等新老巨頭在內,其中,BioNtech、阿斯利康更是開啟掃貨模式。前者一年內出手7次,后者也接連下注5次。

根據披露資料,BioNtech與包括映恩生物、宜聯生物在內的國內多家創新藥企達成了合作,接連引進腫瘤管線,累計總金額超過10億美元的合作就達3次。

更多早期資產的出海,加上海外大藥企的掃貨,足以說明這場license-out大潮之澎湃。


創新底色


盡管近兩年資本市場環境不佳,但創新藥行業并未停下前進的腳步。License-out的持續爆發,是過去幾年國內創新藥行業大發展的一個很好的注腳。

事實上,近幾年國內創新藥企發展迅猛,創新質量正在不斷提升。不僅license-out數量一年比一年多,被挑中的管線質量也整體上了一個臺階,一些管線都有著競爭全球FIC/BIC的潛力。

典型如百利天恒天價授權給BMS的雙抗ADC基本就是獨一份。也正因此,百時美施貴寶與百利天恒關于BL-B01D1的授權交易,以8億美元的首付款、84億美元的總交易金額,創下國內創新藥license-out交易的首付款紀錄的同時,也一舉刷新了全球ADC單藥交易總價的紀錄。

除此之外,誠益生物授權給阿斯利康的GLP-1藥物ECC5004,進度全球領先,翰森制藥對外授權的2款管線,也都具有FIC潛力。

其中,B7-H3靶點全球進入臨床階段藥物共9款,翰森制藥的HS-20093處于二期臨床,進度全球第二;進入臨床階段的B7-H4ADC僅4款,HS-20089進度全球第一。

這并不奇怪。絕大多數的的創新藥企,其創始人或是核心團隊,均在醫藥領域有著豐富的科研、產業化積累,很多科學家創始人甚至是連續創業者。在人才與團隊方面,中國創新藥企已然手握一副好牌。

比如宜聯生物的核心創始團隊從科倫藥業出來的,去年以來,從DLL靶點到HER3再到c-METADC,宜聯生物接連收獲了海外藥企的認可。

依靠創始團隊此前數年,甚至數十年的積累,以及對于新興技術的判斷、把握,優秀的管線浮出水面,對于企業來說只是時間問題。眼下,海外大藥企的接連掃貨,說明這一節點已經到來。


分化時刻


當下,license-out的大爆發,也說明了國內藥企的“變現”意愿較足。

在大藥廠GSK看來,國內之所以是一個很好的分子狩獵場,原因在于,這里雖然有著極大的工程師紅利,能夠誕生競爭力的分子,但中國公司通常只要國內權利。

并不奇怪。對于創新藥企來說,資本寒冬依舊,研發創新藥卻是一個持續的燒錢過程。在國內Biotech對內融資困難之際,選擇與一些大企業合作,無疑是一個快速回血的好辦法。

與此同時,與成熟的大藥企合作不僅可以帶來可觀的現金流,也會在后續合作中持續提供其他資源支持,以及產業化生產方面的經驗。這也是過去一年,license-out不斷加速的關鍵原因之一。

不難預見,未來隨著創新環境逐漸成熟,從best-in-class乃至到first-in-class,高質量的國產創新藥會持續誕生。相應的,license-out數量還將進一步增加。

但這也意味著,創新藥行業分化時刻也到了關鍵階段。License-out的加速,本質也是優質資產獲得融資的另一種方式。

在這輪license-out潮水中,我們不難發現,很多藥企成立時間都在3年左右,雖然過去幾年資本寒冬阻礙了融資計劃,但通過license-out卻為它們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。

正如上文所說,license-out對于這些藥企在資金和資源方面的支持,都是極大的。這無疑意味著,相當一部分藥企能夠借著license-out浪潮,加速蛻變。


查看更多 友情鏈接
醫藥研發獵頭  醫療行業獵頭  醫藥獵頭網  醫院獵頭  醫療器械獵頭  廣州大學兼職網 
電話:400-8098-313
版權所有 (C) 2003 迪醫信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
人才許可證: RC1312407  京ICP備15007661號-2
迪醫獵頭 迪醫獵頭網 醫藥獵頭 醫藥獵頭公司 北京醫藥獵頭公司 上海醫藥獵頭公司 廣東醫藥獵頭公司
欧美人禽猛交狂配视频